燕郊睡城又如何,在北京漂的有个睡觉的地方已经很不错

燕郊年轻人

日前微博认证用户@瑞士国家法语广播公司发帖,说北京记者处的记者想找住在燕郊或者香河,上班在北京市里的朋友做个采访,希望大家推荐下。我将此消息转给燕郊活跃的几个“大侠”,多数都不感兴趣,其中一“大侠”言道,这些媒体可能抹黑燕郊。我开始很震惊 ,后来回味了一下,想想也有可能——记者想找的是一个在北京工作、在燕郊生活的人——而不是那些土生土长的燕郊人。

媒体确实有这样的倾向,给人的观感是他们关心燕郊的发展,但其实更关心在燕郊的北京人的发展——即便更多人是山东人、山西人、 河北其他省市人。2006年前后,燕郊的房地产大跨步发展,这个城市也被贴上了“睡城”的标签——从此没有人再思考,在北京漂的有个睡觉的地方已经很不错。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划分阶级的思想。但是让我想到了大学里发生的事情。没有接触到大学之前,看到媒体报导的支教学生,心中是十分钦佩的,而报导更是血泪俱下、震颤心弦。但是当你真正体验到,或许看法就改变了。至少我自己认为,这里面水分大得尿不湿承不住。支教并不是依据你的人格、愿望的,它有条件,因为它有好处。支教的学生回来就可以免试读本校研究生,或者加分,这种诱惑是很大的。因为有好处,所以有条件,条件并不是综合能力,而是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东西——二等奖学金以上,往往附加党员资格。

以这样的角度来看,所有描述燕郊的文章都毫无意义了。因为这一切不是燕郊造成的,也不完全是北京造成的,而是制度尤其是户口制度造成的。但是没有人愿意写,或许也没有人敢写。

之前,我看过大学毕业生在北京的生活。白天的光鲜、酒吧的轻佻、街头小馆子的悠闲都掩盖不住身份的尴尬。宿寝是他们最大的伤痛,也是为北京和这座城市的户籍人口做出的最大贡献。那些从不把北京当成奋斗目标的反而好过得多,他们在北京享乐人生,睡够了各省的姑娘,就在老家娶妻生子。买不起北京的房子不要紧,租一个就行了,老家那边早已买好了房产,赚钱之后还是会回去的。

那么,是什么人非要在燕郊买房子继而“图谋北京”呢?他们什么心态,什么职业,原因为何,媒体没有告诉我们。

我认识一个外省的兄弟,在北京混了十年,有自己的小公司,交了一个算是一流企业工作的女朋友。这个女孩子月薪近三万,哪里人不清楚,年轻漂亮时尚倒是真的。两个人交往了半年,有结婚的意向,到燕郊去看房子,恰是这次看房之旅让两个人分道扬镳。原因再简单不过,看完某城的房产之后,想找个地方吃饭。但是找遍了燕郊大小中西餐馆,没有一家看上眼的,最后女孩非要开车赶回国贸吃东西,这举动让这哥们儿甚觉不靠谱。

之前的单位有一个老大哥,是国企退下来返聘过来的。老大哥的儿子大学毕业后闯荡北京,爱上一个湖北的姑娘,两个人都不愿意回到家乡去,就想在北京生活。结果是两家人一起凑了百十来万作为买房“基金”,这两个人曾经到单位来玩,看得出他们是爱死了北京的,燕郊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,至于北京的生活成本,以后小孩的教育,还是所谓北京户口,对这两个年轻人来说,那算个P。

 

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!本文链接:http://www.zuiyanjiao.com/archives/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