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郊,一个应该被北京记住的城市

燕郊,一个应该被北京记住的城市

之前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讲述这座城市,我喜欢用“城市”来定义这个小镇。

因为它已经远远脱离了“镇”的范畴,它有比“镇”更多的人口,它有比“镇”更丰富的文化娱乐生活,它有比“镇”更热闹的消费市场,随处可见的沃尔玛、物美、乐天玛特,以及菜市场,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丝毫没有觉得燕郊是河北省三河市的一个镇。

我更愿意用城市来定义这个外来人口将近100%的地方。

这里的人们,基本都是在北京工作,在这里生活居多,所以买房的人也占了大多数。生活在这里的人,不管它属于河北,还是以后规划为北京,它在人们的心里都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

本身来说,虽然属于河北,但是它却只和北京通州区一条河的距离,很近很近。虽然属于河北,但是资源上,更多的是北京来承担着燕郊的一切,为燕郊人们提供了工作机会,还有8字开头的各种公交车,以及最近开通的北京—燕郊动车。

说实话,河北对于燕郊贡献真的不大,它只提供了地方,不提供服务,而且还希望多开发一些房子增加自己的税收。

有时候我也愿意称呼燕郊是北京的,不是我攀比的心理,只是因为河北对于这个自己地盘的城市贡献太少,虽然河北的一些菜农、果农每天在燕郊这里卖菜、水果特别多,价格也便宜不少,而且燕郊的上网费一年380,物业费一平米1.1元,小区停车费一年不到两千,这些便宜的生活成本也给燕郊提供了许多便利,但是最大的交通问题却是北京在解决的。

河北政府真的穷吗?舍不得掏钱罢了,就包括年底要修的地铁也是北京来出钱。

因为这一点,许多所谓的北京土著都在骂外来人口,骂燕郊人民,说什么:“外地人滚出北京,燕郊人滚出北京”等等……

其实,你看一看历史,平谷、通州、昌平……包括天津,这些地方1958年之前都是属于河北省的,后来才划给北京了,别把自己当成土著北京人,你的祖宗还是河北人呢!别忘了本!

在燕郊生活的人们,因为是外地人居多,而且父母孩子基本都搬到这里来了,大家都把这里当成家,所以人情味也就比北京市区浓许多,邻里之间也走动会多一点点,广场舞大妈、东北大秧歌也丰富了老年人的生活。

我白天不上班、周末休息的时候,会骑着单车随便逛一逛燕郊。

早市上,大人抱着孩子,老人领着孙子卖菜的场景,还有蔚蓝的天空,清新的空气,让我更热爱这个城市。

有许多人排斥燕郊,尤其是那些在北京上班租房的人,现在燕郊的房价在不断上涨,他们也会说凭什么给燕郊人修地铁,凭什么给燕郊通动车……

没有凭什么,每个在北京打拼的人都不容易,在燕郊买房的人也是靠着自己辛苦的血汗钱买的,我们也在给国家缴税,国家也应该为自己的百姓做点什么。

许多人不会看到早上辛苦早起的燕郊人,也不会看到晚上下班之后,在国贸、大望路拼车的顶着大肚子的孕妇。

每个人生活在这城市都不容易,生活在燕郊的人民更不容易,虽然燕郊的房价在涨,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,就会心里不平衡,但是你不知道在燕郊买房的人,基本都是自己住的,他们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

一些人也会说,你在燕郊买房,燕郊也不属于北京,它无论怎样都是河北。

我们有时候真的没有必要去追究这些概念问题,即使不是北京的,又怎样?就像你买的房子是北京的,花了几百万买的,但是依旧没有北京户口,依旧只是房子在北京罢了,这和在燕郊,在天津也没什么区别。

追究那么一个名分就必要吗?

是河北的就是河北的吧,反正从燕郊到国贸上班也不远,比许多属于北京的地方(平谷、昌平等等)反而方便许多呢!

胡乱说了这么多,只想说,在北京生活、工作的人都不容易,在燕郊买房的人也不容易,都是普通的上班族,我们都是一类人,都是辛苦的打工仔,没有必要仇视燕郊买房的人,有本事你也下定决心买吧!

应该仇视的是那些贪官污吏,是那些不靠本事、靠一些不法的途径就在北京买上好几套房子的人。

本来想写一篇燕郊生活指南的文章的,介绍燕郊每个地方的好玩的,好吃的,结果就写了这么一篇,目的是为了让你更了解燕郊,让你明白,生活在燕郊的人们是热爱这个城市的,他们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乡,虽然有抱怨交通太堵,人太多,但是一旦有什么事,燕郊人都会齐心协力在一起,每个小区的人们都凝聚在一起,一旦有问题都会一起出面解决,这是燕郊人的凝聚力。

写到这里,另外附上一幅地图,让昌平、平谷、通州等地的人知道,你的爷爷奶奶那辈人都是河北人,别忘记自己的祖宗,时代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国家不会放任燕郊的车辆一直堵着北京的路,地铁会修的,交通会更便利的,这是全国每个地方的趋势,地铁以后会是全国的交通工具。

以后,燕郊也可能是属于北京,但是我们不会忘记,燕郊曾经属于河北,我们曾经在这里起早贪黑赶过814、815……我们曾经为了买房,还贷款彻底难眠,但请相信燕郊这座城会越来越好的。


 

一个作家对燕郊城市的描述,提供了一个近似“他者”的角度,从这篇文章里我们也能看到所谓燕郊人、河北人、北京人对自身以及燕郊这座城市的态度和看法。

不过文中有些论述并不确切,比如燕郊在三河已经被称为西市区,当地人包括三河市内人似乎已经没有人再认为燕郊只是一个镇了。另外燕郊的外来人口也并非100%,除了早先居住在此的几万人,燕郊开发周边房地产,不少村民也变成了市民。

一言以蔽之,作者论述的一个核心身份认同问题,其实归根结底是万恶的户口制度,这个全国各地都是一样。


 

via:宇昕:一个唯美的幻想国的博客  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e6c50a0102vhd8.html

 

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!本文链接:http://www.zuiyanjiao.com/archives/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