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“冒充”北京人,他们“假装”燕郊人

我们“冒充”北京人,他们“假装”燕郊人

文/江岩

2010年以前,燕郊还不是那么出名。出门在外,提起燕郊,甚至廊坊知道的人都很少。那时候经常出差,石家庄、郑州、合肥到处跑,与当地客户交往时常被问到是哪里人。

咱也不是想着冒充北京人,实在是懒得解释廊坊在哪儿或是燕郊在哪儿。作为一个“非资深的业务型”技术人员,话题的延续性是十分重要的。尤其对于初次接触的客户,如果一个话题太陌生,亲近的氛围就不好营造。后来同客户打交道,遇到这样的问题,我基本都是反问回去,您看呢?

几乎无一例外,“听你这满口的儿化音,就知道是北京人!”OK,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,我不反对也不承认,嘿嘿一笑算是默认。于是话题就借此打开,绝不是一句“廊坊在哪儿”了事,基本就是从高亢的房价说起,经长城而故宫,到北京烤鸭结束。毕竟北京咱太熟悉了,半小时的神侃下来,感情真是增进不少。

虽然这“冒充”北京人算是客观实际的需要,不违法不犯规,绝不是刻板偏见,无关加里•贝克尔的歧视学,更无关内部殖民主义,但是从小熟读的《匹诺曹》和《狼来了》还是让我的心里有丝丝不安。

什么事情都怕习惯,程式化之后改变是极不容易的。去年春节前到邯郸出差,再遇到那个老问题,习惯性地默认。客户是个“钢丝”,一个劲儿探问郭德纲和德云社的情况。咱不是“闲人”,郭氏相声是喜欢,都是沾网络的光,一次票也没买过。神侃呗,效果还是不错,开篇良好。正唾液飞溅,办公室进来一位不速之客——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。年轻人真是没有礼貌,竟然问我是北京哪个区的。我心中大为光火,你们90后怎么上的学,老师只教给你们问这么具象的问题了吗?真是的!

“谎言”曝光了。我正极力掩饰尴尬,没想到客户倒是极为轻松自然。他为我介绍,进来的这个小伙子是他小儿子,正在燕郊读大学呢,“你们那儿消费可真是不低哦!”NND,这可真是碰开话匣子了,尴尬的状态一扫而光,“你在燕郊读大学啊,哪所学校……”

是世界变小了,还是燕郊变大了?短短两三年,燕郊都全国知名了。士别三日,即更刮目相看,中国大妈都上了米国报纸头条,我看我“冒充”北京人的日子应该到头了。

无独有偶,玩身份冒充的还不是我一个人。那天从国贸回燕,仗着身强体壮抢到一座位,一直在公交上闭目养神,直到被前座的谈话声吵醒。原来是一个“外地籍”人士向她的邻座了解燕郊的风土人情,我说听起来声音熟悉,自称燕郊人的那哥们儿不是租朋友房子的山东人吗?

“我在燕郊呢!”公交车上若干操着不同方言的人儿向亲戚或朋友“自豪地”汇报自己的生活环境。好吧,我们“冒充”北京人,他们“假装”燕郊人。不过这都没关系,如果我们都感到幸福的话。

本文来源:三河映像微信(zuisanhe0316),已取得作者授权。

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!本文链接:http://www.zuiyanjiao.com/archives/26